《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為助推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奠定基礎

2021年03月18日 10:33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近年來,我國網絡交易蓬勃發展,“社交電商”“直播帶貨”等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湧現,為數字經濟增添了新的活力。為完善網絡交易監管制度、淨化網絡交易空間,市場監管總局3月15日製定出台《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在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方面作出哪些規定?對保障數字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有何意義?帶着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區塊鏈研究院執行院長楊東。

  促進數字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記者:近年來,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給規範數字經濟健康發展帶來新挑戰。請問您認為《辦法》對促進數字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有何意義?

  楊東:近年來,隨着數字經濟的不斷髮展,全球範圍內電子商務、在線教育、遠程辦公等數字經濟新業態成為未來發展的新方向。為了更好地發揮市場監管作用,促進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辦法》應運而生。《辦法》是貫徹落實《電子商務法》的重要部門規章,對相關法律規定進行細化完善,制定了一系列規範交易行為、壓實平台主體責任、保障消費者權益的具體制度規則,對完善網絡交易監管制度體系、持續淨化網絡交易空間、維護公平競爭的網絡交易秩序、營造安全放心的網絡消費環境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細化措施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

  記者:平台主體責任、消費者權益保護等現實問題成為網絡交易監管的重點問題。請問《辦法》在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方面有無具體規定?

  楊東:《辦法》在《電子商務法》的框架之下,對網絡交易的各方主體提出了更為細緻和明確的要求,迴應了社會聚焦的平台主體責任、網絡交易市場主體登記、信息報送、消費者權益保護等現實問題,為進一步保護消費者權益和中小微企業利益以及維護數字經濟市場公平競爭作出前瞻性的規定。

  《辦法》進一步夯實了網絡交易平台經營者的主體責任,對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電子商務法》等法律法規,細化了信息公示、商品服務質量保障、促銷規則、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的內容。

  針對網絡經營主體登記問題,《辦法》對《電子商務法》規定的“便民勞務”和“零星小額”兩類免於登記情形進行界定,“年交易額不超過10萬元”這一標準科學合理,不僅有利於後疫情時代促進經濟復甦,更有利於減少羣眾的生活壓力,解決大學生就業困難等問題。

  針對消費者權益保護問題,《辦法》要求,經營者不得將搭售商品等選項設定為消費者默認同意,不得將消費者以往交易中選擇的選項設定為消費者默認選擇;要求自動展期、自動續費服務的經營者應當在消費者接受服務前以及展期、續費前五日,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注意,由消費者自主選擇等。

  針對個人信息保護問題,《辦法》規定了網絡交易經營者應當明示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並經消費者同意;不得強迫或者變相強迫消費者同意收集、使用與經營活動無直接關係的信息;在收集、使用個人敏感信息前,必須逐項取得消費者同意;未經被收集者授權同意,不得向包括關聯方在內的任何第三方提供。

  為下一步立法工作作出前瞻性制度探索

  記者:《辦法》對新業態監管、平台經營者主體責任、消費者權益保護、個人信息保護等重點問題作出明確規定。您認為《辦法》出台對開啓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新徵程有何作用?

  楊東:《韓非子·五蠹》言:“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突出中國特色的《辦法》充分考量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實踐中面臨的新問題、新挑戰。

  《辦法》的出台實施有利於指導督促網絡交易經營者依法合規經營,更好規範網絡交易秩序,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促進我國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辦法》的出台是順應數字時代要求、助推數字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標誌,不但解決了當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中存在的現實問題,也為下一步立法工作作出前瞻性的制度探索,是構築數字經濟時代營商環境的新起點,必定為開啓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新徵程奠定堅實基礎。

(責任編輯:劉陳緣)

推薦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