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荷城街道慶洲村區氏宗祠:立根固本存鄉愁 崇文尚武出英才

2021年03月12日 11:21 來源:佛山日報

  在荷城街道西安片區,慶洲村區氏宗祠坐落其中,一旁的龍眼樹枝繁葉茂、充滿生機。從村口大道走進,只需步行一小段距離即可見到宗祠。陽光下,宗祠如同記載着百年曆史的活化石,呈現出恢弘沉穩之姿,讓人心生敬畏。

  慶洲村區氏宗祠,是慶洲區氏族人的立根之地。該宗祠曾被用以教書育人,傳出琅琅書聲;也是村民集體商議村中重大決定的場所以及村民舉辦宴飲酒席之地。區氏宗祠見證着一代代慶洲區氏族人從出生直到離世的歷程,也匯聚着脈脈鄉情。

區氏宗祠正門。

  村民集資 建祠立根

  慶洲村姓氏有六個,分別為梁姓、區姓、李姓、劉姓、杜姓、彭姓。其中,慶洲村中和坊區姓先人在南宋時期從南雄珠璣巷遷居至高要廣利,元明時期,又從高要廣利遷居到高要崇化鄉古壩都水邊村。明中葉,區姓先人區許從高明水邊村遷往現慶洲村所在地,慶洲村有村民稱,當時區許在機緣巧合下成為黃姓人家的女婿,便一直在慶洲村中和坊居住、繁衍。後來,區姓氏族人數逐漸增加,目前佔整條村人口的四分之一。

  慶洲村區氏宗族所居中和坊的“中和”二字,出自《禮記·中庸》。《禮記·中庸》記載,“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因此,先輩以“中和”命名居址,訓示後人要遵循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務本、固本、樂本的處世原則。同時,寄寓社會中和,天下太平。

  隨着人口增多,慶洲區氏族人希望通過修建祠堂團結族人、立根固本、造福後世。後來,慶洲區氏宗祠在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開始重建,慶洲村村民第一經濟社社長區賜華説,因為交通不便,當時村民大多以躬耕為主,靠天吃飯,經濟水平較低。因此修建祠堂必須由村民集資,經過村中父老開會商議,最終決定由村中每丁捐助二兩白銀,三個大房頭各捐贈四百兩白銀,另兩名先祖各捐贈一百兩白銀用以修建祠堂。

  然而,由於當年秋收欠佳,籌款修建祠堂一事面臨着巨大難關。當時,三位負責祠務的總理事提出暫時擱置修建計劃。村中鄉紳父老認為機不可失,每家每户除留下必要口糧外,其餘部分由宗族抽收運賣,這樣,祠堂才有了足夠的資金用於修建。該宗祠於清光緒十六年(1890年)落成,歷時三年,每一名村民都出錢又出力。後來,該宗祠還分別在1995年、2008年重修。

  2012年,慶洲區氏宗祠被列入高明區不可移動文物名錄,村民都注重保護祠堂及文物。與此同時,慶洲區氏還是區內保留地契最多的村落,該村有清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民國年間契約百餘張,具有豐富的歷史研究價值。

區氏宗祠灰塑博古脊。

  文風迭起 英才輩出

  區氏宗祠前,雀鳥環繞,發出清脆動聽的啼鳴,為宗祠增添了不少活力。宗祠一旁的信息牆上貼着紅白色紙張,寫着村中集會的最新通知。不少村民經過宗祠時都會停下腳步細看,瞭解村中新近發生的大事。

  區氏宗祠大門外一直沿用着兩副對聯,是以祠內堂號“光裕堂”之“光裕”題聯,第一聯是“光華新世界,裕懋古平陽”十個大字,以木板刻字的方式呈現,常懸掛於祠門;第二聯是“光充宇宙,裕富平陽”八個大字,春節時用紅紙書寫張貼於木刻聯旁。兩副對聯意思相近,寄託了先輩對後人的美好祝願。村民區偉健介紹,原祠門十字木刻對聯十分精美,後來,木板損壞,如今每逢過年就用手書代替,將先輩對後世的祝願重新呈現。

  踏入區氏宗祠,一股古樸氣息迎面而來。該宗祠古時門檻較高,來人跨過門檻時,需要微微躬身,象徵着後人、來賓對宗祠供奉先祖的尊敬。

  區氏宗祠佔地面積232 平方米,坐西北向東南,三間兩進格局,磚木石結構,前後座內木構樑架,青磚清水牆,外牆四角麻石牆腳,前座山牆頂為硬山頂,灰塑博古脊,兩面坡,轆瓦筒覆面,大門石台階,兩側麻石鼓台、方身檐柱,檐口花板與鼓台內上方三步樑架木刻精細,鼓台兩邊牆外正面上方有磚雕,門頭由麻石砌成。

  宗祠天井四水歸源,後座山牆頂為硬山頂,灰塑博古脊,兩面坡,轆瓦筒覆面,檐口花板木刻精細,堂內四柱皆緬甸坤甸木,前後座外部山牆兩側博風處有如意卷草紋;內部牆壁上部有彩繪壁畫,有花草、魚鳥、山水、人物。

  在區賜華的記憶中,如今的區氏宗祠最大的變化就是進門處設有的中門已被拆去。據先輩所傳,中門的設置起着阻擋污穢的作用。以往,唯有族人成功考取功名時,中門才會打開。一般情況下中門都處於關閉狀態,村民進入時只能繞着中門右側進入,由相反的方向離開。

  20世紀50年代,區氏宗祠曾被作為學校使用,因為當時物資匱乏,學校的教具由村中第一任農會會長區耀宗專門負責採購。在崇文尚學的氛圍下,區氏宗祠英才輩出。明代時,慶洲區氏區名揚官至鹽運使司知事,勅授修職郎;區肇業少時業儒,清同治十二年(1873 年),任廣西平樂縣糧房書吏;區肇業的弟弟區承業,清光緒十五年(1889 年)己丑科試進邑庠,三十年(1904 年)甲辰貢,以執教為業。鄉賢區頑石曾任省國立中山大學教授,擅書法,通曉英、德、日三國語言。此外,慶洲區氏數十名後人還考入省內外知名大學。

正月初一醒獅拜年是慶洲村區氏的習俗。/受訪者供圖

  習武健體 團結村民

  區氏宗祠光裕堂兩側擺放了多張長凳,長凳兩旁有兩隻醒獅與三個獅鼓。慶洲村區氏族人每年正月初一都有醒獅拜年的習俗。區賜華説,以往每到大年初一,村裏面都會推出獅鼓,給村民敲打練習,一些村民會在祠堂前用長短木凳架起木樁,練習舞獅技巧。

  慶洲村地勢較平坦,周邊水塘、河涌較多,該村古時已有扒龍船的民俗,在北港水,即現在的西安河,丙州橋舊西竇圩南邊約半里,慶洲村曾建有一個龍船亭,逢端午抬龍得水。初時,該村龍船用杉木製造,較容易損壞。後來,村民又用坤甸木製造了一條新龍船,坤甸木需長期以水浸的方式保存,慶洲村民便將龍船藏在下塱湧潭。端午一到,村民便由下塱湧潭扒龍出海,將扒龍船的傳統一直延續下去。民國時期時局動亂,龍船常年藏於湧內,不見天日。後來,該片土地被徵用,龍船因填土而被毀壞。

  民國時期,社會動盪不安,區扳錫、區福逵、區友安三名族人跟隨廣州鴻勝拳館蔡李佛拳第四代傳人張兆學習鐵砂掌、齊眉棍等武術,學成歸來保護鄉里,村中男女老幼均可向三人學武術,學武的地點就設在區氏宗祠。

  在崇尚習武的風氣下,慶洲村走出了一批武術英才。後來,隨着社會時局漸漸穩定,曾以保衞家鄉為己任的老中青羣體繼續在村內發揮着積極作用,團結村民。在和諧安寧的氛圍下,村民謹遵孝順父母、尊敬長輩、和睦鄉里、教訓子孫、毋作非為的區氏家訓。

區氏宗祠正門的花崗岩石柱。

  此外,村中還經常組織開展各類民俗活動。除洪聖大王誕行神、放水燈、舞火龍外,1997年後,每逢清明,慶洲村區氏還會前往大崗拜祭始祖。區賜華表示,十幾年前,拜祭結束後,村民還會集中返回祠堂聚餐;後來,考慮到村民酒後不能開車,村民會在拜祭後集中回宗祠分燒豬,所分豬肉由村集體出資購買。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分到手的燒豬代表着先祖的祝福。如今,正月初一醒獅拜年仍持續着,每逢村中婚喪嫁娶或正月開燈的時候,村民又會在宗祠前相聚。而後人,也在宗祠的見證下繼續遵循祖訓,齊心協力推動鄉村發展邁上新台階。

 

  文/佛山日報記者謝文駿

  圖/佛山日報記者洪海(除署名外)

(責任編輯:遊小彤)

推薦閲讀>